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的艳遇生活
我的艳遇生活

我的艳遇生活

[size=]-
我的老家,LC,古爲隆橋驿,明隆慶元年(1567年)置縣,它地處SC盆地南部腹部,川渝兩省市交界處,古有“北接秦隴、南通滇海、西馳敘馬、東達荊襄,以彈丸而當六路之沖,扼川南而通四面八方”之稱,是川、滇、黔、渝重要物資集散地。2005年,被中國鄉土藝術協會命名爲“中國石牌坊之鄉”。-

-  經過連夜的奔波,我們一行三人以于第二天中午到家,父母早已經爲我們准備好了可口的飯菜,看見我回家,同時又帶來兩個這麽美麗的女生回家,兩老直開心的合不攏嘴,加上兩女嘴巴又甜,很快,就融入了我的家庭。
--
  看到這裏,我也很開心,先前我還很擔心,老人會因爲世俗的眼光而反對呢,現在終于可以完全放心了。-
-
  吃完飯以後,我和父親坐在客廳聊天,兩女陪母親在廚房洗碗。-

-  父親問我:以後有什麽打算呢?
--
  我說:我想先去CD看看,然後再做打算。-

-  也行吧,反正你要記住,只要你平安就行,實在不行的話,就回來,家裏又不是沒有錢。父親說道。-
-
  我知道的,我就是想自己闖一闖,而且現在又有了兩個女朋友,我希望能靠自己的雙手打出一片天空來。
--
  那好的,CD上面我也有些朋友,如果你到時候有需要的話,可以去找他們。
--
  恩,好的。
-
-  結束了同父親的聊天,我給巫子打了個電話:餵,巫子啊。是我,我回來了,你小子在做什麽呢?
-
-  電話那邊:老大,你終于回來了啊,你現在哪裏啊?
-
-  我在家呢,你下午有時間嗎,出來聚聚。
-
-  好啊,我下午約了一個客戶,不如你陪我去見完客戶,然後我們再去吃飯,怎麽樣?巫子在電話那邊說道。-

-  那好,你說一個地點,我來找你。-

-  那就在老地方見面等吧,反正我約的客戶也在那裏見面。-

-  好的,我等一下就來,一會兒見。我挂了電話,給兩女說道,我要出去一下,看她們出去不,兩女說不出去了,就在家裏休息一下,順便陪陪我母親,我答應了。于是拿著父親的車鑰匙,開車過去了。-
-
  老地方還是老地方,這麽多年還是沒有什麽改變,這裏的老板是一個寡婦,我叫她紅姐。以前讀高中的時候,就經常來這麽喝咖啡,所以還算比較熟悉,紅姐今年應該有三十四、五吧,獨自一人支撐著這個店子,對于一個女人來說,也不容易,剛進門,紅姐就發現了,說道:今天是什麽風啊,居然把你給吹來了。
-
-  我尋著聲音,只見紅姐穿著一身黑色無袖低胸緊身裝,一臉笑容的站在我的面前面。
-
-  “哦,你好,紅姐,你也在啊?”我趕忙和她握手。紅姐伸出胳膊和我握手,這是一個精致的女人,兩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膩圓滑,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挺立在胸前的一對顫顫巍巍的乳峰,飽滿漲實,堅挺高聳,顯示出美女才有的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從低開的領口望去,雙峰間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溝呈現在我的眼前,不由讓我心跳口渴。-

-  紅姐繼續說道:“這麽久不見,還想到來我這裏坐坐啊,呵呵——”紅姐笑出了聲音,聲音很輕,有些淡然。這種笑容給了我一種美感,這種美感攝人魂魄,使我無法不去凝望她那明眸皓齒,清麗妩媚,驚覺歲月流逝的滄桑非但沒有損傷她的容顔,反而卻雕琢出一種撩人的神韻和萬種風情。她那眉梢眼角,甚至包裹在裙內的盈盈腰肢都顯得絲縷分明,妖娆多姿。極好的裝扮,精致的衣飾,讓人生出一種美人遲暮的感覺。
-
-  我說:哪裏哪裏,這麽久我一直在外地,這不一回來,就來你這裏了嗎?我恭維的說道。-

-  那還差不多,對了,巫子就在裏面,你去找他吧。紅姐說道。
--
  我看見了巫子,和巫子坐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看樣子,應該就是巫子所說的客戶吧。
-
-  我走了過去,巫子也看見了,連忙起身:來,老大,我來給你介紹,這位是郭老板。巫子對我和他客戶說道。
--
  我伸出手,同眼前的中年人握手。-

-  郭老板,這麽是我老大,楊君凡。巫子對中年人介紹道。
--
  你好。眼前的中年人也伸出手與我握手,一陣客套後,我們分賓主坐了下來。
-
-  巫子說:老大,這位郭老板手上有一個廠房,因爲經營不善,想把它給賣了,你看一下有什麽好的辦法。
-
-  我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巫子這位客戶想賣廠。郭老板看見巫子對我說話的口氣是那麽的尊敬,也說道:楊兄弟,你看幫老哥我想想辦法,事成之後,老哥我一定會感謝你的。-

-  我看了看巫子,又看了看郭老板,說道:郭老哥,別這麽客氣,既然巫子是你的朋友,你也就是我的朋友,你說說看,看你的廠房有多大,我好幫老哥你出出主意。-
-
  郭老板說道:我廠房就在新開發區那邊,占地80畝,是做飼料加工的,地皮是自己買的,不過最近因爲我CQ那邊的生意經營不善,銀行又吹著還款,所以我想連著地皮和廠房一起賣出去。-
-
  我問道:那老哥你的價格大約是多少呢?
--
  500萬就夠了,其實這些年來,我也找了些錢,現在就想安穩的度過晚年,兄弟,看你有什麽辦法沒有?郭老板說道。
--
  500萬,天啊,這麽便宜,不會是個圈套吧,我心裏想到。要知道,80畝的話,光占地面積就已經很大了,而且再加上廠房的設備,怎麽會那麽便宜的賣出去啊。-
-
  郭老板可能是看出了我疑問,說道:兄弟,這是真的,今年因爲金融危機,我也聯系了幾個買家,但對方就是不相信我會那麽便宜賣出去,所以才拖到今天。
-
-  我聽完後,內心狂喜,不懂聲色的說道:這樣吧,老哥,你明天把廠房的資料和地皮的資料帶著,我先看一下,如果行的話,我就給你買了。
-
-  真的,老弟,不騙老哥我。郭老板不相信的問我。
-
-  放心,老哥,如果手續合法,我一定出錢給你買了。-
-
  那好,那兄弟就明天見了,先留下給聯系方式,老哥我明天好聯系你。
--
  我們相互留了聯系方式,因爲郭老板還有事情,就先走了,留下我和巫子兩人。
--
  巫子看我先前的語言,估計心中有很多疑問,我安慰他說:放心吧,兄弟,如果他手續都是合法的,你老哥我就要玩空色套了。
-
-  巫子吃驚的望著我:老大,真的?-
-
  當然是真的了,我什麽時候騙過你啊?我說道。來,我們兄弟這麽久沒有見面了,好好的聊聊吧,不要說生意上的事情,說說你什麽時候結婚啊?
--
  我,我打算明年找點錢就結婚了,對了,老大,嫂子和你分手了,你沒有什麽事情吧?巫子關心的問道。
-
-  沒事,我現在又有女朋友了,等一下吃完飯的時候,介紹給你認識。我說道。-
-
  厲害,老大就是老大,這麽快又有女朋友了。
-
-  和我預想的一樣,吃晚飯的時候,巫子的眼睛瞪的很大,直望著唐思和秦如雪。老大,你也太厲害了一點,一下有了這麽兩位漂亮的嫂子,說說看,你是用什麽辦法哄得兩位嫂子和平相處的啊?巫子打趣的說道。-

-  我沒有什麽辦法啊,你兩位嫂子從小就認識了,跟我在一起都是因爲一個巧合。我說道。-
-
  哦,是這樣啊,巫子吃驚的說道:老婆。巫子對旁邊的女人說道,巫子的女朋友我在照片上見過,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今天終于見到真人了,只見她長發飄飄,黛眉杏眼,顯得清純高雅。身著一件黑緞的貼身連衣裙,上半身是細肩帶的設計,下半身是高開叉的,妩媚的貼身連衣裙讓她的身材婀娜多姿,。
-
-  我心想,巫子的眼光也不錯啊,真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
  巫子的老婆叫張玉,是他大學同學,畢業後兩人就回到LC,一起開了一家廣告公司,說是廣告公司,實際就他們兩個人,平時接接設計的工作,和廣告推廣,生意還算不錯,除去生活還有一點余錢。-
-
  因爲都是年輕人,很快就融入了一起,晚飯吃的很愉快。
--
  巫子吃著說道:老大,先前下午,那個郭老板的那個廠房,如果手續是真的,你真的要買嗎?
--
  我說道:當然要買了,你要知道,這地和設備,轉手賣出去,可是要打賺一筆的。
--
  三女聽見外面的對話,停下來吃飯,秦如雪說道:老公,你要買什麽廠啊,怎麽沒有聽你說起過啊?
-
-  我就把下午的事情重新給她們說一遍。
--
  秦如雪聽了,開心的說道:太好了,老公,我們就買下它,錢我這裏有。說完從包裏拿出一張銀行卡來,繼續說道,裏面應該有一億的樣子,不夠的話,我再叫家裏拿。唐思這時候也從包裏拿出一張銀行卡,說:裏面應該有好幾千萬吧,我也不太清楚,如果錢不夠,我叫家裏拿就行了。
-
-  巫子聽見兩女的說話,一下從凳子上掉了下去,張玉趕緊把他扶起,我和兩女看見巫子的表情,笑了起來,我說:巫子,你有這麽誇張嗎?
--
  巫子被張玉扶了起來,臉上表情怪異,顫聲的說道:老大,兩位嫂子究竟是何方神聖啊,張口就上千萬上億的。張玉也是一臉吃驚。
--
  我簡單的說了一下兩女的來曆,兩人才釋懷過來。-
-
  我對兩女說道:老婆們,你們先把卡收著,這地,我不用一分錢就能把它拿到,而且是合法手續。
-
-  啊?四人同時發出驚訝聲。-

-  我對四人說:吃飯吧,明天你們就知道了。-
-
  四人見我已經把話說到這裏了,也不好意思再問,心想,反正明天就知道,也不急于一時,于是把話題轉開。
--
  晚飯很快就結束了,由于昨天坐車後,我一直沒有休息,就和唐思和秦如雪先回家休息了。
--
  巫子和張玉和回到了自己的愛巢,一進家,張玉就對巫子說:老公,你那老大還真不是亂叫的,兩位嫂子出身居然這麽厲害。
-
-  巫子聽到老婆對我的誇獎,驕傲的說道:那當然了,不然我怎麽會叫他老大呢?來,老婆,我親一個。
-
-  張玉聞言一怔,頓時紅暈滿面,身子軟軟得靠在了巫子身上。巫子的手在她的腿上開始撫摸,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間,她的腰很細,沒有一絲贅肉,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那裏的肌膚光滑細膩,此時,張玉已橫陳在床上,微微喘著粗氣。-
-
  房間裏昏暗的燈光柔柔的照在他倆的身上,張玉那柔滑得長發如絲綢般的閃著光澤,清純美麗的臉頰讓巫子一陣感動。看著她那凹凸有致的軀體,巫子下面更加堅硬起來,翹的老高,一股欲火在他的身體裏熊熊燃燒起來。
-
-  巫子溫柔的爲她脫掉衣服,張玉全身透著無限的性感,巫子再也忍不住了,將頭深深得埋了下去,貪婪得吸吻起來。這時,張玉已嬌喘連連,喘息聲漸漸的大了起來。-
-
  巫子聽看得血脈噴張,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裏,細細得感受她那溫軟得軀體所帶來的快感。巫子貪婪得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著,光滑得肩背,纖細的腰肢,飽滿得豐臀。他的手也深深的陷入了張玉的肌膚裏,下面那火熱也硬硬得頂在她那平坦的小腹上流連忘返。而張玉的身體也火熱起來,四肢如八爪魚般的緊緊纏住了巫子那健壯的身體,兩人緊緊得摟在了一起……我和秦如雪,唐思回到家中,已經是十點多,父母親已經休息了,兩老對自己的的睡眠很是在乎,一般晚上九點就睡覺,第二天早上六點起來鍛煉身體。-
-
  梳洗好一切,我們三人躺在床上,唐思柔聲的對我說道:老公啊,你先前怎麽不要我們的錢呢,難道是因爲你的兄弟在旁邊,不好意思嗎?
-
-  秦如雪也配合道:是啊,快說。-
-
  我看著兩女好奇的神色,心想,如果不說清楚,估計是很難睡覺了,于是對兩女說道:不是面子的問題,其實500萬對于我來說,我家裏一樣能拿出來,只是這塊地,我真的不用錢,就能拿到。所以你們不要怪我先前不接受你們的錢。
-
-  哦,是這樣啊,那你到底用什麽方法呢?秦如雪好奇的問道。
--
  我就知道她會這麽問,說道:其實也就是付款時間上的問題,首先,我答應買郭老板的廠,但是付款時間我要兩個月後,而這段時間,我可以找新的買家,而且我規劃局的朋友已經給我說了,那塊地三個月以後,政府會征用來做爲LC新區的開發,所以我一點也不愁。而設備,我也事先了解了,都是才買幾年,時間不久,可以賣一個好的價錢。
-
-  其實我這麽肯定,是事前我已經問了在規劃局上班的一個朋友,所以我才這麽有信心。
--
  兩女聽完,謎底已經解開,開心的抱著我,一口一個吻的在我的臉上親著。
-
-  鬧了一會兒,大家都比較累了,兩女已經熟睡了起來,而我,望著熟睡的女人,心中豪情萬丈,從明天開始,我的人生,將翻開新的一頁。
--
  第二天很快來臨,清晨,我被外面的鳥叫聲驚醒,看著睡在身邊的兩女,悄然的下床,父母親早就已經起來,並去開自己的店了,吃飯廳的餐座上,是豐盛的早餐。我內心感歎,在家就是好,什麽東西家裏人都准備的整整齊齊的。
--
  我梳洗好,想叫兩女起床,走進我的臥室,看見兩女還是在熟睡,秦如雪的睡衣由于睡姿不好,已經滑到了胸前,印入我眼前的,是一對若隱若現的高峰,而唐思也好不到那裏去,她的吊帶睡裙一邊也滑了下來,望著眼前的美景,我的欲望升了起來,我輕輕的走到唐思的旁邊,把她的吊裙上來,一雙美麗的高峰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張嘴,貪婪的吮吸了起來,可能是受到我的吮吸,唐思慢慢的張開了眼睛,看見我正在她的胸前大做文章,輕聲道:色狼,又使壞了啊?-
-
  我沒有回答她,直接吻到了她的唇上,這個時候,我的舌尖開始分開她的雙唇,與她的香舌纏繞到一起,唐思的口中開始漸漸得分泌出津液。津液如催化劑一般讓我突然加強進攻,我的舌頭放肆的在唐思的口中活動著,時而和她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時而又沿著光潔的牙齒遊走,兩人的口緊貼在一起。與她香舌糾纏不休,同時更嘗盡她口腔裏的玉津甘露。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此時此刻,兩人互相吸吮著,似乎希望時間就此停住,再也不分開。-
-
  唐思美麗嬌豔的秀美桃腮羞紅如火,嬌美胴體只覺陣陣好久不曾體驗過的妙不可言的酸軟襲來,整個人幾乎軟弱無力地軟癱下來,嬌俏瑤鼻發出“唔”的一聲短促而羞澀的呻吟。-

-  我的一雙手在唐思的身體上遊走,先輕撫著唐思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撫摸了一會,雙手漸漸下移,她的下面,早就被我搞得出了大水。-

-  我扶起我的堅挺,再次進入了我那向往著深淵之中,半響,唐思滿足的發出叫床聲:啊……啊……老公……好美……唔……上天了……真……舒服我抽插了將近一百多下,忽然感覺唐思混身一陣顫抖,洞裏急促收縮吸吮著的的龍頭,唐思高潮已經來了。-
-
  而不知道什麽時候,旁邊的秦如雪也醒了過來,看見我們兩個人的戰況,打趣道:我說你們有那麽誇張嗎,大清早的,就做。我笑了一下,下身繼續我的挺進,一把抱住秦如雪,吻了起來,小妮子剛開始很激烈的反抗,沒有多久,就與我融入了一體,這時候,唐思已經高潮的暈了過去,我從唐思身上出來,將堅挺放進了秦如雪身上。-

-  啊……啊……真舒服,秦如雪發現了愉快的叫聲。我得到她的鼓勵,繼續在她身上耕種著。-

-  秦如雪嘴裏叫著:啊……我的好老公……真好……好舒服……久良,激烈的戰局結束了,兩女滿足的躺在床上,而我卻一點事情也沒有,最近不知道怎麽的,連戰兩女居然一點事情也沒有,是我的欲望本來就是這麽大,還是其他什麽呢?我對最近自己的身體有點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
-
-  而這個時候,秦如雪喘著氣說道:老公,其實我估計你心中還是覺得奇怪,爲什麽我和唐思會委身于你,對吧?-
-
  其實這個疑問一直在我的心中,上次她們那麽說了,我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所以點頭道:是啊,我就是搞不明白,爲什麽你們兩個人會委身于我,要知道你們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而且當前社會明目張膽將兩個老婆帶在身邊的,也很少啊。-
-
  唐思這時候開口道:老公你就別奇怪了,這幾天我和阿雪溝通了很多,人生苦短,轉眼即空,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抓緊把握眼下的快樂,如果我們緊盯著表面的東西而放棄了實質的快樂那句是舍本逐末,你說是不是?再說了,我和阿雪從小就是姐妹,如果因爲一個男人而鬧翻,連姐妹也做不成,那很不劃算的,而我們又都離不開你,所以才決定一起跟著你,雖然以後會得到很多人怪異的目光,但是我認爲,只是自己內心開心,那就行了。
--
  我品味著唐思的話,是啊,人生苦短,因爲愛情,事業,很多時候讓我們身不由己,所以要抓緊眼前的快樂,認定了,就不要放棄。
--
  秦如雪也插嘴道:老公,你要知道,其實我們也下了很大的勇氣的,不過經過幾天的相處,我和阿思都認爲,我們的選擇是對的,所以呢,我們決定,以後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但是要記得回這個家,而且,不准跟不三不四的女人來往,要想找女人進你的門,必須得經過我和阿思,不然,有你好看的。
--
  我驚奇的看著秦如雪,沒有想到她會這麽說,照她那麽說,那以後我還是可以繼續找其他的女人,如果要把女人帶回家,只要她們同意就行了,這,這也太不思議的吧?
--
  唐思接著說道:老公你也別感歎了,可能這就是命吧,不過呢,我先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也聽阿雪說過了,我們從小玩到大的有四個人,除了阿雪,還有菲兒以及潔純,菲兒是一名律師,我和阿雪已經自做主張,叫她來LC了,因爲她目前在CQ辦理一個案子,離這麽近,所以就叫她過來,順便幫你看一下你快地的法律文件什麽的,你也知道啦,既然我和阿雪都從了你,其他兩位姐妹你就必須得給我追回來。-

-  啊?世界上還有這樣的老婆,居然還有叫自己的老公去泡自己姐妹的。我太吃驚了。
--
  秦如雪繼續說道:你也別吃驚了,這不就是你們男人朝思暮想的嘛,現在不是很好,現在嘛,你就先給追著菲兒,潔純呢,目前人在美國,過段時間就會回來,到時候再給你安排。-
-
  哦,知道了,我內心太吃驚了,這兩個女人到底是怎麽的,居然有這麽大的度量。不過呢,呵呵,以後的生活肯定很好過啦,我歡呼的抱著兩女,兩女也緊緊的抱著我。-

-  這個時候,秦如雪的手機響起了,她拿起電話接聽,一會兒,她接完電話說道:菲兒已經到車站了,我們快出去接她吧!-
-
  那好吧。
-
-  我開車父親的小車,兩女在後面歡快的聊著,一路上,我在想,這個菲兒到底是一個什麽樣子的女人,我又應該怎麽行動呢?-
-
  曾經聽人說過:“如果沒有女性,那麽這個世界將失去十分之七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五的美。”也有人說:“如果地球上沒有花,那麽這個世界將失去十分之七的豔,十分之六的麗,十分之五的美。”女人就是花,一朵芬芳四溢的花,一朵妖娆多姿的花,一朵美麗的精神之花。-

-  美麗的花都有著醉人的花瓣,而女人的色彩就如花瓣,每一瓣都具有別樣的滋味、醉人的沁香、誘人的魅力;每一瓣都透著執著、透著靈氣;每一瓣都是一首歌、一片雲,每一瓣都帶著甜甜的夢、癡癡的情。
--
  而出現在我眼前的,就是一朵雪蓮花,聖潔而晶瑩。女人約莫二十三、四歲,精煉的短發襯托著典型的圓臉,十分的好看,身上是一襲淺藍色的職業套裝,光滑得小腿山裹著的絲光長襪發出了誘人的光澤,腳下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細細的鞋帶纏繞在光滑圓潤的腳踝上,整個裝扮高貴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最後我眼角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那高聳的胸部上,這一停留就再也舍不得移開了,只見女人的胸部異常得飽滿挺拔,簡直讓人擔心這對玉兔會隨時擺脫外衣的束縛而蹦彈出來。我內心估計,應該有36E吧,不知道摸上去是什麽滋味,我內心壞壞的想著。
-
-  三個女人一見面,就大聲歡叫了起來,還引來了不少圍觀,要知道,三個女人都是禍水級別的人物,沒有造成現場直接搶人,已經很不錯了。-
-
  我走過到女人身邊,秦如雪給女人介紹道:這是楊君凡,我和阿思的老公。
--
  你好,我伸出手與女人握手。
-
-  女人聽完秦如雪的介紹,用怪異的眼光看了我一下,不過很快恢複了過來,淡然的也伸出手,說道:我叫李菲兒。
-
-  女人的手很柔軟,爲了給對方留下好的印象,我不敢多留半刻。
--
  這個時候,郭老板來電話了,約我11點在金額達酒店見面,我看見三個興奮的樣子,也不忍心打擾,于是幹咳了一聲,秦如雪可能知道了我的意思,于是把李菲兒叫到我的面前,簡單的說了一下,就叫李菲兒單獨陪同我去,而唐思和秦如雪就去我母親的藥店幫幫小忙。
-
-  我和李菲兒開車去金額達酒店,路上,李菲兒好奇的問我:你怎麽勾上她們兩個的啊?
-
-  我從反光鏡看著李菲兒奇怪的表情,說道:小姐,你也不用說勾這個詞語吧,我可是用真心得到她們呢?-
-
  廢話,前端時間阿雪才失戀。我就不相信她那麽快就能恢複過來,快說,到底你用的什麽辦法搞定的。李菲兒不相信我先前的話,質問道。-

-  我能用什麽辦法啊,難道我把酒後強暴秦如雪的事情告訴她,當然不可能了,于是我故做高深的說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
  李菲兒見問不出什麽,也不再說話,臉望向外面的風景,估計腦中又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  車很快就到金額達酒店,金額達酒店是LC唯一的一家四星級酒店,裏面裝修豪華,郭老板已經在酒店門口等我了,我介紹了一下李菲兒的身份,于是我們三人直接進了郭老板事前預訂的包房,在包房裏面,有一個女人,一個看不出年齡的女人,女人看見我們三人進來了,對郭老板說道:老公,客人都到齊了,來,快上坐。女人對我和李菲兒說。
--
  我尋著女人的聲音,一眼望去,只見一位身穿白色蘇繡旗袍的美麗婦人,她那豐碩高聳的酥胸在衣服裏鼓鼓囊囊的,從旗袍開叉處裸露出來的玉腿包裹著肉色透明絲襪,白色的高根鞋,走動之間,柳腰款擺,豐腴肥美的臀瓣在白色的蘇繡旗袍裏面,包裹得緊繃繃的,更加渾圓翹挺,顯得雍容華貴賢淑高雅。
-
-  我心想,想不到郭老板的老婆居然這麽漂亮,郭老板這時候介紹道:這是我內人,紀煙瑤。老婆,這就是我說我的楊兄弟,楊君凡。
-
-  我禮貌的和成熟美婦握手:嫂夫人真是漂亮。
--
  成熟美婦紀煙瑤客氣道:哪裏哪裏,楊兄弟才是人中之龍,這麽年輕就是一個老板了。
--
  成熟美婦紀煙瑤和我握玩手,又與旁邊的李菲兒握手,打趣道:楊兄弟的愛人居然這麽漂亮,還是你們年輕人好啊。-

-  李菲兒淡然的說道:哪裏哪裏,嫂夫人才是真的漂亮,我們後輩還好多向您學習學習怎麽保養了,一眼望去,不知道的還以爲嫂夫人是我姐姐呢,這麽年輕。-

-  其實我哪裏是老板啊,估計是郭老板聽見我要買他的廠房,想到我可能是一個富家子弟罷了。而奇怪的是成熟美婦紀煙瑤稱李菲兒是我愛人,而沒有反駁。
--
  一陣客套後,大家就坐。我對郭老板說道:老哥,你把你那廠房的資料和地皮的相關文件給我看一下,如果行的話,我們就簽約。
--
  還是楊兄弟爽快。郭老板笑著說道,叫旁邊的成熟美婦紀煙瑤把相關文件遞給我,我把文件給李菲兒,李菲兒仔細的看了起來,片刻後,對我說道:文件都是合法了,可以簽約。
-
-  我放心了下來,對郭老板說道:老哥,你看什麽時候簽合同,另外付款方式是什麽形式呢?
-
-  合同的話,我已經帶來了,付款方式老弟你看怎麽付款,不過我有個要求,就是在三個月內必須全部付清。郭老板強調道。
-
-  我沒有想到,居然會這麽輕松,本來還打算和郭老板談兩個月付款,沒有想到他居然主動提出三個月付清。我含蓄道:老哥,那你銀行那邊沒有什麽問題吧?
--
  哦,這個老弟你就別擔心了,我已經給銀行那邊說好,最後給我三個月時間,所以不著急,下午到時候老弟你能夠遵守合同精神就行了。郭老板說道。
-
-  我開心的端著座上的酒杯道:放心,老哥。來,爲我們的合作幹一杯。
-
-  事情很快就解決了,吃過午飯後,我們和郭老板分手,我直接開車到母親的店子,秦如雪和唐思還在幫著母親的病人倒水,看見我們回來了,開心的跑了過來,對我說道:怎麽樣,老公?
-
-  我笑著對她們說:事情當然搞好了,我都沒有想到,這麽快就有了一塊地和一個廠房,不過目前最重要的,是怎麽尋找到廠房設備的買家。-
-
  一旁的李菲兒說道:先前我看了文件,郭老板的廠房的設備是前年才買的,所以目前我們要尋找買家,應該不難。
-
-  哦,那你是怎麽想的呢?我好奇的看著李菲兒。-
-
  李菲兒說道:其實我有一個客戶,他也是做飼料起家的,現在在CQ有一個大的飼料廠,我可以先聯系一下他,看他有興趣沒有?
--
  我聽了,內心開心,估計這個女人想到我是她最好的朋友的老公,所以再怎麽樣,也會幫我,我開心道:那就謝謝你了。-

-  當天下午,李菲兒聯系了她在CQ的客戶,對方很感興趣,晚上就直接派了人過來面談。-

-  我和李菲兒在約定的地方等,晚上八點,對方的車到了,一下車,是一個女人,大約是三十歲的樣子。齊耳短發梳理得整整齊齊,一塵不染,嬌豔的紅唇緊緊的閉著。她穿了一件純藍色的連衫裙,鼓脹的乳房將她胸前的連衫裙撐得高高的。兩條細白的小腿從裙擺下露了出來,讓人恨不得捏上一把。
--
  李菲兒對來人介紹道:邬姐,這位就是楊君凡,楊總。
-
-  我禮貌的和女人握手,李菲兒對我介紹道:邬姐是大華集團的總經理,我們中國少有的集智慧和美麗與一身的女強人。-

-  女人也禮貌的伸出手,客氣道:菲兒太擡舉我了,我哪裏是女強人啊,也就是一個打工的,楊總才是人中之龍,這麽年輕就有這麽大的成就,我叫邬美。-
-
  美人的名字就是好聽,我心想。那麽如果邬總您的嫌棄的話,我就叫您邬姐吧,我客氣道。-
-
  邬姐聽到:好啊,反正我也沒有弟弟,現在多了一個這麽年輕帥氣的弟弟,我還求之不得呢。-
-
  客套一陣後,我們三人在預訂的飯局就座,李菲兒簡單的給邬姐介紹了一下設備的情況,邬姐聽了,說道:這樣吧,資料我已經看了,明天我們去廠房看一下設備,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就估價,楊弟你看怎麽樣?
--
  那求之不得了,這事情就靠姐姐費心了。我客氣的對邬姐說道,姐姐,我們就不談公事了,來,先嘗嘗我們LC的地方小吃吧。我說完,給邬姐夾了LC特有的小吃。-

-  謝謝弟弟了,還真好吃。邬姐吃了我夾給她的菜,說道。
-
-  那就別客氣,來,爲我們姐弟相見,喝一杯。我們三人舉杯,將杯子的紅酒一幹而盡。-

-  飯局結束的時候,兩女都喝得差不多了,看著兩女喝醉的表情,一女如含羞的百合,等人栽采,另一女如成熟的牡丹,正在盛放。
--
  我看得心頭大動,我對邬姐說道:不如我們去唱唱歌吧。
--
  邬姐說道:不用了,今天我也挺累的,明天還有事情要辦,等明天把事情辦好,我們再玩吧。-
-
  也行,那我送邬姐你去酒店吧。我說道。
--
  我們三人出來飯店,我開車把邬姐送到了預先預訂的酒店,然後我和李菲兒回家了。
--
  由于今天晚上有李菲兒在,我只好把臥室留出來,給她們三個女人,我一個人睡客廳。-

-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由于事情已經談的差不多,今天就我一個人去見邬姐。我把車開到酒店,邬姐已經在酒店門口等著我了,我看著邬姐不禁一愣,呆住了。一個成熟而豐滿的少婦站在我的面前,她裏面一襲軟亮的藍色綢緞裙袍,襯托出女人豐滿玲珑凸顯的身段,外罩一件天藍色西裝外衣,給男人更多的想像空間,走動時裙袍擺動將美麗的腿線勾畫得完美無比,整齊稍曲的短發,秀氣的一雙眼睛秋波含情,令人蕩去七魄三魄。
-
-  邬姐被我赤裸裸的眼光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說道:傻弟弟,還不帶姐姐去看設備。
-
-  這個時候,我才回過神來,連忙道:姐姐太漂亮了,就是天上的仙女,也不及姐姐的十分之一。-
-
  弟弟的嘴巴可真甜,難怪菲兒這麽大力稱贊你。邬姐說道。-

-  啊,那女人還在邬姐面前稱贊我,也不知道她說些什麽,我估計她是看到我是她兩好姐妹的老公,才這麽說吧。姐姐,上車吧。我對邬姐說道。-

-  到了廠房,邬姐簡單的看了一下設備,心中估量了一下,對我說道:弟弟,設備還比較新,我們公司願意出800萬將全部的設備買下來。
--
  我聽了,天啊,800萬,比我預想的多了400萬出來,我連忙答應了,于是給秦如雪打了一個電話,叫她給李菲兒說,准備兩份合同。-

-  由于時間快到中午了,我便和邬姐開車到一家飯店吃飯,要了一個包房,點了幾道菜後。我對邬姐說道:姐姐,在商言商,那我們的付款方式怎麽樣呢?
-
-  邬姐說:弟弟放心,今天把合同一簽,明天我回CQ後,會叫財務直接把錢打到你的帳號上,另外,我明天下午就會叫人過來搬運設備,不知道弟弟你那邊覺得怎麽樣?-

-  行,沒有問題。我內心太開心了,我可以馬上把郭老板的500萬付清,還直接賺了300萬,另外還有一塊地皮的那裏。我繼續說道:這事全靠姐姐你了。這時候,菜已經上了差不多了,我叫了一瓶茅台。來,姐姐,我敬你一杯。-

-  飯後,邬姐已經喝得差不多了,臉上透出酒後的紅暈,邬姐說:弟弟,先送我酒店休息一下吧。
-
-  我開車把邬姐送回酒店,進來房間,邬姐已經快不醒人事了,我將她扶在床上,我去衛生間拿了一塊毛巾,用冷水打濕後,在她臉上扶著。這時候的邬姐,胸口透露出絲絲绯紅,胸前的飽滿隨著呼吸,一挺一挺,好像要把衣服給撐破,我望著眼前的美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大膽的將手按在邬姐的胸前,開始輕輕的撫摸,這一摸,就再也不想離開了,隨著我的撫摸,邬姐口中發了一真斷斷續續的呻吟,我望著邬姐紅色的雙唇,也不管那麽多,直接的吻了上去,邬姐微微地“唔”了一聲,剛開始有點對抗,但隨著我高潮的吻技,慢慢的,開始輕柔地回應起來,我們互相吻著,舌頭纏繞在一起。慢慢的,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鼓起的胸脯一起一伏。
-
-  我感受著邬姐軟軟的有彈性的胸脯一起一伏,我只覺得小腹熱熱的一陣發緊,忍不住用雙腿把她的腿往兩邊分開,讓下腹和雙腿擠進她的兩腿間,把她的雙腿叉開,然後緊緊地貼著她柔軟的軀體。她被吻著的嘴裏開始發出了含糊的聲音,身軀也左右扭動著,開始用她的身體磨蹭著我。她的呼吸開始越來越急促,並開始夾著幾聲輕輕的呻吟,身軀也開始上下挪動。
-
-  我一面吻著她,一面輕輕去撫摸著她臀部。撫摸一陣之後,我移過手掌去撫摸她的兩腿間,我不住揉著,而春姬發出騷呤。-

-  慢慢的,我已經將邬姐身上的束縛脫的精光,隨著最後的T字褲的下來,我發現邬姐那裏光潔無毛,那裏如一個饅頭般白嫩豐聳著,我禁不住輕輕吻了上去……邬姐又是幾聲長長的呻吟,身體扭動得更厲害了,我在邬姐耳邊輕輕地問她:“想要麽?”-
-
  她近乎呻吟的說:“好……想……”。
--
  沒等她把話說完,我已經將下體向上重重一頂,插向她的兩腿中間,邬姐兩腿中間突然被猛地插進了一條燙熱堅硬的柱體,頓時她一下子被插得扭動著頭急促的“啊!”地喊叫了一聲。
-
-  我快速的聳動的身子,我知道,這樣的少婦一定要好好的征服,沒有多久,邬姐就發出了叫聲。-

-  隨著我的聳動,邬姐的面腮和身體漸漸泛起了一片桃紅色,嘴唇張開大聲喘息著,嘴裏一聲接一聲越來越快地發出了“啊……啊……啊……”的呻吟。不一會,突然她雙手緊緊地摟住我,顫抖著喊了一聲:“啊……要不行了……要來了……啊……啊……”。
-
-  邬姐在我的進攻下,滿口胡言亂語起來:啊……好老公……你要幹死人家了……啊……好棒……女人一遇到你……再怎麽三貞九烈……也會變成蕩婦的……大力一點……幹死……人家吧……真的好美啊!-
-
  在我的玩弄和抽插下,邬姐覺得無比的充實和舒服,陣陣的快感透過我們的交合處傳傳遍了她的身體,她已沈淪在無邊的欲海中。
-
-  啊……不行了……又要來了……啊……啊……來了……邬姐又一次高潮,從她的洞內噴出一股股騷水。
--
  高潮過後,邬姐把身軀緊緊地貼著我,輕輕地在我耳邊說到:“你……真……厲害……知道嗎,弟弟,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愛上你了,姐姐我已經是殘花敗柳了,只希望弟弟你以後多愛愛我”。
-
-  聽完邬姐的深情表白,我緊緊的抱著懷中的玉人:姐,我也愛你,我第一眼見到你,也愛上了你,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

-  弟弟,我也不要什麽名份了,姐姐的年齡也大了,弟弟以後有時間,就多來看看姐姐就行了。邬姐說道。-

-  這個時候,已經不再需要任何語言來,我吻上了邬姐的紅唇,兩個全身赤裸的男女又糾纏再來一起,一時之間,整個房間又充滿的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