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用人
少妇用人

少妇用人

背负着一个简便的旅行袋,骑着一辆重型越野机车来到了目的地,牟丽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一栋占地极广的建筑物,居然是她这为期一个月的试检场所。错愕的关上机车引擎,狐疑的从皮裤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确认————地址没错,看来这栋豪宅真的是她得待上一个月的考场。-
-
  雕花的艺术铜门,玫瑰花藤纠结,绿叶衬着万紫千红,妆点得色彩缤纷兼具古意盎然。不懂其中深奥的人会以为这仅是一栋美丽壮观的建筑物,然而只要黑道中人,一看便知这树藤下藏有周密的安全措施。
-
-  话说回来,一个拥有如此豪宅的主人想必也会是宵小匪徒觊觎的对象,而重点是她家的老头竟然会认识一个显然相当有钱的大富豪,有没有搞错?他们可是黑社会耶,为何她的堂主试验会和这上流社会有所关连?
--
  实在有点奇怪,牟丽上上下下打量着雕花铜门内的景象。一条笔直的车道将左右分截成两个完全不同的景观,左边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右边却是花团锦簇的园地,这是一个典型有钱人住的豪宅。而相对的,她的存在就显得诡异。-

-  事实上,她开始有种不安的感觉,老头不会在耍她吧?老哥牟才是在自家"尊虎帮"的总坛由护法检定,为何她却是来这什么鬼地方当啥女佣?她————不会是被晃点了吧?
-
-  有可能哦,尽管老头嘴上不说,但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对她并不是很满意,可她自信功夫、身手均不逊于老哥,就连手下的弟兄们对她这个大姐头也是唯命是从的,以她的能力早就够资格坐上"朱雀堂"的堂主之位,若非碍于帮规……-

-  哼!她不会屈服的,就算眼前是龙潭虎穴,她牟丽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当女佣有什么了不起,她是没当道女佣啦,不过,枪林弹雨都奈何不了她了,她会惧怕这一个小小的女佣试验吗?-
-
  笑话!老头愈不看好她,她愈要完美的达成任务,拿回"朱雀堂"堂主的金牌令符,然后骄傲的展现给兄弟们看,至于这栋豪宅————-

-  哈!她压根不放在眼里。-

-  蓦然,一道冰冷的目光像要冻彻她背脊似的让她涌起森寒的冷意,她猛然转过身-
-
  什么都没有?奇怪,她明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而且目光满是敌意,偏偏身后空荡荡的,别说是人,连个鬼影子都没瞧见,只除了这栋巍峨的建筑物-
-
  纳闷的转回身,眼前却不如何时多了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人,牟丽差点吓得惊呼出声,若非一口气哽在胸腔,她恐怕就要丢脸的尖叫起来,只是眼睛仍骇得睁大不少。
-
-  好厉害的身手,竟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万一他要对她不利,那她有九条命都不够死,而这样的人若能网罗到他们"尊虎帮",无疑是如虎添翼————
--
  "你就是今天来报到的女佣牟丽?"男人的声音像是被冷冻库冰过似的————冷冰冰,一双眼阵犀利的如X光,在牟丽那一身皮衣皮裤上来回巡视。
-
-  "我就是牟丽。"牟丽点点头。-

-  女佣————这就是她未来一个月的身分,不过试验如此,她除了接受还能怎样?只是眼前这个男人也未免太酷了一点,浑身冷冰冰的不说,就连说话都冷得要命,所幸现在是夏天,否则谁受得了他的冷气?瞧他那张脸酷得跟什么似的,一点表情温度都没有,活像一条冷冻死鱼!
--
  "跟我进来吧,主人已经在起居室等你很久了。"男子冷冷的瞟了她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转身朝前方的主屋走去。-

-  "主人?喔,好。"牟丽微点头,转身就要跨坐上越野机车。
--
  "车子放着,你人跟我走。"男子零度以下的冷嗓硬是在她的臀部要触及椅垫时响起。
-
-  "车子放着,可是……"牟丽一呆。
-
-  这部越野机车可是她的宝贝,就这么搁着行吗?虽说此地是荒郊野外,却也不是查无人烟,万一给宵小偷了去,要找回来还得费上一番功夫,况且前方建筑物离铜门尚有一大段路,这
-
-  "没有可是,若你连服从都学不会,我怀疑你真能对组织绝对忠诚。"男人冰冷的声音毫无抑扬顿挫。-
-
  "车子和我的忠诚有啥关系,喂,你未免扯太远了吧?"牟丽雾煞煞的看着他。她对"尊虎帮"绝对是忠心不二,因为帮主就是她老头,所以胳臂还有往外弯的吗?
-
-  "请你称呼我费管家,还有请你记得,日后在凌宅请注意你的礼貌,别忘了你在这里只是一个女佣。"男子左眉高高挑起,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  "哇列————"牟丽瞪大眼睛。这条冷冻鱼在说什么?她不过只是一个女佣————-

-  不行!她不能生气!她必须忍下来!因为她得接受试验!俗话说得好:能屈能伸才是大女人,就算要扁他一顿也得先拿到金牌再说,对,没错,她必须忍耐,事实上她非得忍耐不可。
-
-  "你说什么?"男子微侧过头,看着她一脸红通通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她心里的想法,他在心中给她了一分。
--
  "没有,费管家,我没说什么,我们快去起居室吧,让主人等久了不好。"硬是强迫脸皮挤出一丝笑容,牟丽忍下心中的不满。没关系,风水轮流转,等她一个月后通过测验拿到金牌,到时————哼!
--
  "你知道就好,别说我没告诉你,主人的脾气时好时坏,你自己最好注意一点。"男子略略提高音量。说完,便继续往前迈去。
--
  "是,是,谢谢费管家的忠告。"牟丽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  不过这条冷冻鱼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才一会儿光景就将她远远的抛在身后。虽然他的个性冷得让人不敢领教,可这一身功夫却是让她望尘莫及又暗自佩服。
--
  一个普通豪宅的管家竟有这等身手,那主人真会只是一个普通人吗?更令她想不透的是。老头竟然会安排她在这里当女佣,那堂主测验又是要测验什么?-
-
  女佣?!哈!不会是要测验她如何扫地、拖地板吧?珂珂…那就太可笑了。
-
-  "你在做什么?还不跟上来。"冷冷的声音从远方飘过来。-

-  "喔,是。"牟丽连忙小跑步追上。-

-  要命?这条冷冻鱼竟然已经到达门口了,好可怕的脚程,她开始觉得这一个月的女佣生活似乎并不如想像中的轻松惬意。-
-
  ☆        ☆        ☆
-
-  天啊!这分明是五星级大饭店的装潢嘛!
-
-  牟丽一踏入气派非凡的玄关就几乎看傻了眼,孰料起居室内的摆设更是让她瞠目结舌,还以为自家"尊虎帮"总坛就够眩人的了,可和眼前一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所见家俱、物饰皆出自一流名设计师之手,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尊贵有格调,哪像帮中陈设仅有一句"俗气"可以形容。-

-  唉!她不禁暗自摇头,有钱就是不一样。虽然"尊虎帮"亦小有资产,可和这栋豪宅的主人相比,那无疑是差上好一大截。-

-  而她这一个月却要在这个地板上铺着昂贵波斯地毯,天花板上吊着璀璨亮丽的水晶灯饰,四周墙壁挂满世界一流名画的住所当女佣,这……
--
  有没有搞错啊?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幼秀"的人,而放眼望去,全是精致易碎的玻璃瓷器————-
-
  "你还在那里发什么呆?快过来。"毫无温度的嗓音在寂静的室内阴森森的响起。-
-
  "喔,是。"牟丽一回神,抬起头就看见那条冷冻鱼站在起居室中央的长沙发旁,一个男子的后脑勺正对着她,看来他就是此栋豪宅的主人凌燕南,一个八成和她老头一样的老头,她赶紧小跑步上前?-

-  "谁叫你在起居室里用跑的,给我放轻脚步一步一步走过来。"费管家皱起眉头冷声斥道。
-
-  "嗄?是————"牟丽连忙停下奔跑的步伐,然后放轻脚步走向长沙发,可内心却直犯嘀咕:死冷冻鱼,你给我记住,小姐报仇一个月不晚。等她拿到金牌,她绝对要给他好看,如果明的不行她就来暗的。-
-
  "文强,对女孩子说话别这么凶,她第一次来凌宅,自然不懂凌宅的规矩,你慢说给听,她会懂的。"一个轻柔的男性嗓音在室内缓缓响起。
-
-  牟丽错愕的抬起头,好年轻的声音,一点都不像老头子该有的语调,尤其和冷冻鱼一比,这个凌燕南给人的感觉简直像个救世主。当然光听声音是不准的,人还是要相处过后才知道,天晓得他会不会是个笑面虎,哼!她牟丽在道上可不是混假的。-

-  "是的,主人。"费文强恭敬的点头,对主人的话他向来是奉行不悖。"牟丽,还不过来跟主人问安。"-

-  一转头就看见牟丽站在他身后发起呆,他不禁再度皱起眉头,这等反应的人居然还想要当堂主,难怪"尊虎帮"永远成不了气候,在道上一直只是个二、三流的小帮派。-
-
  "喔,是。"牟丽慌忙上前,很自然就把冷冻鱼给挤到一边去,"主人你好,我是牟丽,你————啊!好帅喔。"无视于费管家的冷眼,她暗暗的偷笑并恭敬的边说边抬起头,看着坐在长沙发上的凌燕南,这一看当场教她惊楞在原地,差点就克制不住的吹起口哨来……
-
-  老天!他非但不是个老头,还跟她哥哥差不多年纪,她长这么大甚至没见过这么称头又帅气的男子
--
  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发用同色系的发带很艺术的绑着一个小马尾,有型的眉毛优雅扬起,黑色的眼瞳像子夜星辰般晶亮深邃,坚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唇瓣也抿着一丝可亲的笑容,穿着一件简单的真丝白衬衫和黑色西服长裤,浑身所散发出的气息是如此尊贯、不可一世。-

-  他真是帅得一塌糊涂,比她大哥还有型又有格调,那高尚的气质就是和道上的兄弟们截然不同,她的心顿时如小鹿乱撞般的狂跳起来。-
-
  在牟丽打量他的同时,凌燕南亦看清了她的面容和穿着。一头染得火红的短发削得薄薄的,一双明亮的大眼一如儿时般灵活有神,小巧的嘴唇擦着深红色的口红,健康色泽的脸颊显示出她长期曝晒在阳光下,而紧身的皮衣和低腰的短皮裤露出深陷的小肚脐和几乎看到臀部的修长大腿————-
-
  他不禁微皱起眉头,尽管她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小太妹,不过这一身火辣辣的打扮却非常养眼又性感,尤其凹凸有致的身材相当惹火够味,很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又心痒难耐,如果她不是牟福的女儿,他或许可以-
-
  只可惜她却是个邻家小妹,还是个可能相当麻烦的小妹妹。
--
  "文强?你去忙你的吧,我有些话想和牟丽单独谈谈。"看着她膛目结舌的瞪着自己,他有趣的微微一笑。麻烦是麻烦,却可以为无聊乏味的静养生活带来一丝乐趣,还是值得的。-

-  "是的,主人。"费文强恭敬的退下去,不过临走前以冷眼凛了牟丽一眼。-

-  那一眼让牟丽回了神,冷冻鱼走了,那她不就可以松一口气,最起码这个凌燕南看起来好应付又顺眼多了,但他到底要跟她单独谈什么?
--
  凭良心说,她不是很在意,因为她很想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他愿不愿意当她的幸子,或者她当他的马子也行,第一次能给这种有格调的大帅哥,说出去她也有面子,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拿到堂主金牌比较重要。
-
-  "主人,你要跟我说什么?"她习惯性的叉着腰,一脚抖呀抖的,率性的开口问道。
-
-  "牟丽,你跟我说话的时候,可以两脚并拢站好不要抖动吗?"真是站无站相,可伶的牟叔,他这个女儿想要调教成淑女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别说一个月,搞不好连三个月都有问题。凌燕南暗暗摇头,他怎么会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
  "喔,我忘记了,抱歉。"有钱人真麻烦,讲话还这么多规矩,反正可以讲话就好了,干听还管她的姿势如何?若非人在屋檐下,她才不理他这么多咧,要知道在"尊虎帮"可是她说了就算,来到这儿却得处处看人脸色,真是一肚子窝囊。-

-  "嗯,我想你可能不是很愿意来这里当一个月的女佣,不过既然你父亲把这个任务托付给我,说什么我也得帮他尽一点晚辈的心意,至于你————"她内心的想法全表现在脸上,凌燕南这下头痛了。
--
  若真以他的标准来说,牟丽第一眼就会被他给三振出局,还谈什么堂主测验,她压根就不够资格带领兄弟在黑道打拼,莫怪牟福不愿意她混黑社会,她这种一根肠子通到底又不会掩藏心思,没得罪人被干掉横死街头实属万幸,哪个兄弟跟着她会有好下场?!他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消遣。
--
  "我老头真的认识你,为什么我从来没看过你?"牟丽难以置信的惊叫,像他这种优质帅哥,老头竟然不介绍给她,虽然他是属于上流社会,而她却是混黑社会的,不过玩玩应该不打紧嘛,反正她也没打算嫁人。
-
-  "牟丽,我说话的时候你可以不要打岔吗?不然我会认为你不尊重我,我想你应该是个有礼貌的女孩,不会如此不识大体,对吗?"凌燕南微微一笑。
-
-  虽然他已十多年没见过她,不过她的脸孔仍有儿时的轮廓,他认得她,她却完全不认得他,这感觉还真有点不怎么舒服。-

-  "是,是,当然,当然。"牟丽脸皮倏地一僵。-
-
  他分明是拐着弯在骂她不识大体又不尊重他,不过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话说得这么客气,或许是她多心了。如果换作是那条冷冻鱼,早就叫她闭嘴了,这个凌燕南的确是个有礼貌的男人,如果可以把上他————-
-
  嘿嘿!那感觉一定VERYGOOD!
--
  "牟丽,你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吗?"凌燕南依然微笑道,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鲜明生动又有趣,她的存在多少还是有点"笑"益,就不知她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是努力不懈?还是包袱款款漏夜落跑?
--
  "当然知道,老头叫我来这里当女佣接受堂主测验,只是我不懂当堂主跟女佣扯得上啥关系,完全不搭轧听。"牟丽耸耸肩,她认为老头根本就是存心找她麻烦,不过老头若以为这样她就会认输,那他就错了。-
-
  "那你就错了,事实上当女佣就是你的堂主测验,如何做好一个女佣应有的职责,对你日后接掌尊虎帮朱雀堂堂主之位有很重要的影响,所以你还是不要小看这个女佣的工作,它不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轻松。希望你这一个月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因为合理的要求是训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练。"凌燕南微扬眉。-
-
  想要在费文强手底下做事,这该是一项最不人道的测验但也获益匪浅,如果她能熬到最后一刻的话,别说是小小堂主之位,就算是帮主亦能轻易上手。当然他还是以牟叔的希望为先。女孩子家还是安分守己的做个良家妇女,黑道终究不是个"好所在",要不他也不会解散"虎门",漂白当个商人。-
-
  "我听不懂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简单一点?"牟丽有听没有懂,什么叫做好女佣的工作对接掌堂主有重要的影响?笑死人了,若以他的说法,那不就当女佣的人都够资格当堂主了,他有没有说错啊?
--
  一听就知道他对黑道是完全外行,混黑道讲求的是够狠、够凶,当然武器和兄弟也要够多,他这个只会赚钱的家伙当然不懂。-
-
  "简单的说,就是你在当女佣期间的表现,会决定你是否能接掌朱雀堂堂主之位,这样你明白了吗?"凌燕南垂下眼帘,和她说得太多是他不对,他该把规则告诉她后就三缄其口,只是————-
-
  或许他的尺度要稍为放宽,否则以费文强训练人员的严格要求下……她极可能会逃之夭夭,那他还有何乐趣可言?-
-
  "就这么简单?"牟丽难以置信的惊叫,是他说错还是她听错,只要做好女佣的工作,她就可以拿到金牌,这可能吗?真有这么好康的代志?-
-
  她狐疑的瞅着他看,这个帅哥不会是在晃点她吧,堂主测验有可能会这么可笑吗?-

-  "事实上还可以更简单一点。"凌燕南从裤袋申拿出一面黄澄澄的金牌令符,伸至牟丽面前,"这面金牌你该不陌生吧,这一个月我都会随身携带,只要你有本事从我身上拿去,你就可以提早坐上朱雀堂堂主的宝座,你可以不择手段,我毫无二话。"看着她眼睛赫然瞪大,他觉得好好笑,她还真以为自己能手到擒来呀,真是傻丫头一个!
--
  "不会吧,你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这么容易,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呀?"从他身上不择手段的夺取金牌,就好像是探囊取物般简单,牟丽不相信的猛摇头。-

-  这不会是他设下的圈套吧?想把她当三岁小孩耍弄,她可不是"竹本口木子"!-
-
  "阴谋?哈哈哈……你真是有趣得紧,小丽儿,请你相信我是非常认真的,而且我对你没有任何不良企图,你大可放心的信任我。"凌燕南朗声轻笑,就知道她的存在会给他带来许多笑料,她还真是没令他失望呀。-

-  "小丽儿?你————"好熟悉的称谓,记忆中似乎有人曾这么叫过她,可那人是谁?一时之间她竟想不起来。
-
-  他究竟是谁?记忆中完全没有凌燕南这个名字,偏这声"小丽儿"的感觉却是如此熟稔,究竟是谁呢?-

-  "待会文强会告诉你凌宅的女佣该做些什么,至于评分的标准我会听取他的报告,所以你最好是照他的要求去做,不然我可能无法给你很高的分数,如此一来————你该知道后果是什么,我无须多说。"凌燕南敛起笑容。
-
-  他开始有些期待未来一个月的生活了,至于她————或许会是身如炼狱吧,可怜的小丽儿,小虎哥也不想如此残忍呀!-
-
  "文强?你是说那条冷冻鱼————"牟丽闻言惊叫。
--
  糟糕!她完全忘记那条冷冻鱼的存在,而以他适才的态度,那家伙铁定会恶整她,看来她这一个月的女佣生活确实不会如想像中轻松,不过以她的能力-
-
  嗯!她对自己有信心,反证她只要做好女佣分内之事即可,假若那条冷冻鱼真的故意找她麻烦,凌燕南说过她可以不择手段的从他身上夺取金牌,哈!这个堂主测验实在太简单了。
-
-  "冷冻鱼?"凌燕南一怔,随即了悟的微微一笑,"你是指文强,他是严肃了一点,不过你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真有趣,若教文强听见她对他的称呼,她这一个月的日子可能会更难熬。
--
  "是吗?他不恶整我就偷笑了,还能学到东西才怪。"牟丽颇不以为然的嘟起嘴巴。
-
-  一想到那条冷冻鱼,她就冷得浑身直打颤,再想到这一个月她得在他眼皮底下做事,她就突然觉得或许从凌燕南身上下手会好一点,最起码他这个主人看起来要比手下容易欺负,一思及此,她若有所思的抬起头看着他————-
-
  他唇边那一抹笑意衬得他的眼瞳更加晶亮,他真的好帅,一个打着灯笼都很难找到的俊男,不将他把起来当幸子都会觉得对不起自己。
-
-  "呵呵……你好像很不喜欢文强,他哪里得罪你了吗?"凌燕南若有所悟的看着她,那一双水亮的大眼眸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自己。-

-  她————不会真对他有意思吧?尽管他对她亦有一丁点儿的兴趣,不过昔日的邻家小妹妹,教他如何下得了手?还是省省吧。-

-  "不是很不喜欢,是非常的不喜欢!不过我既然来这里接受堂主测验,无论喜不喜欢我都会接受,因为我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足以接掌朱雀堂,然我是一个女孩子,但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兄弟,我对自己有信心。"-

-  "对自己有信心是好事,不过你真的喜欢黑社会里打打杀杀的生活吗?女孩子长大总要嫁人的,你可曾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会接受你目前的生活方式吗?"-

-  "嫁人!?拜托,我干嘛跟自己过不去,一个人的生活多惬意,我才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如果要男人,看顺眼我就追,就算不好,了不起我不要就是,可结婚就不是要不要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懂不懂?"牟丽惊恐至极的瞪着他,活似他突然变成三头人臂似的怪物。-
-
  "我懂你的意思,不过你一点都不向往爱情吗?"-
-
  "拜托!谈恋爱又不一定要结婚,你不会这么八股吧?"牟丽受不了的看着他。
--
  "呵呵……原来你是时代新女性,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凌燕南微微一笑,然后拍拍手召唤费文强。
--
  "凌燕南,你有女朋友吗?"
-
-  "没有,不过我对你这种小女孩没兴趣,你还是先跟文强去熟悉环境吧。"凌燕南朝来到身旁的费文强施一眼色,后者立刻意会的走上前。-
-
  "真没意思。"牟丽哀怨的看了凌燕南一眼,悻悻然的跟在费文强身后离开。没想到这位优质帅哥竟然对她没兴趣,啧!真是不识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