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抵不住人妻的诱惑
抵不住人妻的诱惑

抵不住人妻的诱惑

我轻轻地敲开了他的门,我很紧张,超级紧张,攥着TT的手都在出汗。-

-我听到一阵鞋子的声音,门终于被打开了,他看到我很吃惊,想怎么会是我站在他的门前。蕾穿的很正式,一套ol的连衣裙,神色的,目光很镇定。我那是恐惧大于了淫欲,当初脑子里的那些念头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说:我想问问你的电脑好上网么,我的不好上了
--
娘的,说实话,我真的很鄙视自己,包括蕾后来也说,我当初怎么这么缩!
--
唉,不管了,先把事情说下去吧。她说:我电脑没开,我等会儿有事情。
-
-我说:哦,我去问问别人吧。-

-我自己也在骂自己无能啊,阿武乱啊!反正一切的一切都很傻,我觉得我y y了这么多天浪费了,简直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不起这么多的kds上现在看故事的观众,对不起阿拉亚娘,伊拉帮我生了一则乱,我竟然只是册四用!心有不甘!
--
那晚我没有睡好,心里盘算着不能就这么放过她。又是个第二天,我跑到单位,打开电脑:昨天你表现得很好,我看到你挂在外面的胸罩了,我觉得你很有诚意来合作这件事情,今天晚上我说不定会来的,今天我来你家前你做好安排,穿好你最性感的镂空蕾丝内衣,不准带胸罩。我晚上会过来的。-

--

-这次我终于充分地做好了准备,晚饭吃了不多,但主要是肉类的,可以有力气,然后站在阳台上没有抽烟(一则防止发现我抽烟,被他发现我在观察她,另外就是抽烟嘴巴臭,女人不喜欢),仔细观察楼下情况。-

-7点我看到她把她的胸罩挂出来了-
于是,我终于行动了-
-
我又去敲门了,她问:谁啊。我说:我。-

-门开了,她窃窃地露出了半个脸:LL啊,怎么,有什么事情么?-
但是一紧张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倒是他又说了:是不是又不好上网?我没开电脑,不知道,你去问问别人。 说完她想关门,这个时候我什么都明白了,她为什么不敢开门,就是因为她已经为我等候好了,已经只穿睡衣没有带bra了
-
-我已经走上了犯罪之路了
--
我用力把门推开,把身子闪了进去,她看到了有些惊恐:你要干嘛?
-
-我一把抱住了她,我感到她有些害怕,在瑟瑟发抖,但是女人终究只是女人,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来进行反抗,我抱着她冲到了她家客厅的沙发上,一把摁倒在沙发上。
--
我想,她一定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明白了我的身份了。一不做二不休。。。。。-
-
也许人的肾上腺激素只能维持两分钟的亢奋状态,她渐渐地不反抗了,随着我而动,手搭在了我的肩头,任意我随意蹂躏她的肉体。-
-
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事情还是要继续说下去,那一天还是满有趣的。
-虽说床上一小步,但对于人生来说可是一大步,我终于不是处男了,我感到那种润滑和饱满的挤压感是以前打飞机是无法比拟的,我又用力地往前一顶,只听到她有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我感到我的“头”部好像抵触到了什么东西。-
-
接下来便是活塞运动,此处不做赘言,省略五百字……
-那天反正搞的天翻地覆,后来看看时间大概活塞运动了1个小时才射了,内射的,射的时候快感不是那么强烈,好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就那么出来了,但是她的反应还是很激烈的,好像很爽一样。-
-

-
-我躺倒在了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的恐惧又慢慢地涌了上来。警察,监狱,很多画面在我面前穿梭,最要命的是我竟然还想到了“越狱”,反正心头澎湃。而她呢,赤条条地也躺在沙发上,也自管自地喘着气,但气若游丝。
-
-我站了起来,坐到了她身边的地上,看着她,只见她满脸绯红,白嫩里多了几分的娇嫩。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伸出了手来,一把抓住了我,我心头一颤:要死了,一定要把我抓起来了。我心里暗暗后悔,
--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一首儿歌:“我有一双勤劳的手,样样事情都会做,都会做”,于是我又涌起了手指头,没想到这样效果也很好,她在那里那个叫啊,好像唱歌一般好听。
--
不出一会儿,我底下的“雄风”又起,再次干活,一直弄到了晚上9点,我才缴枪投降。 -
第7节 -
后来我穿上裤子走了,回到家里虽说很疲劳,但是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
-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床,到阳台上抽烟,窗外虽无星斗,但夜空明净,心头怅然,低头看了看402,微弱的灯光,不知道她现在正在干嘛。难道我动了真情?2个小时前还是处男的人,竟然喜欢上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我心里想着,他不仅仅和我干,和他男人干,还和那个黄毛x s l干,不知道她干过了几条鸡 巴了。有些难过,也对自己感到有些好笑,很久没有接触女人了,自己难道会犯这样的错误。-
-
抽完了烟,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
-强打着精神去上班,走在上班的路上,我看到路上的女人都想到了她。就这样,日子过了一3天。心里满担心的,听到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总是很紧张,生怕是警察叔叔。-

-每天上下班路过他们家门口,我总有那种窥探的欲望,但是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到了第四天,我在单位闲来无事,又打开了那个专门为恐吓蕾而注册的邮箱,想回味回味那个过程,没想到看到了一封新的邮件,一看时间是昨天晚上发的。
-
-电子邮件上说:LL,我有话要和你说,你方便的话今天晚上到我家来。
-
-我心想,刚特勒,昨天晚上打游戏还打的老开心的。这么好多事情怎么能错过,心里那个窝瑟啊!坐在办公室里在那里郁闷,突然想到,当初还套到了她的手机号码,于是我给她发了一条短消息:昨晚没看邮件,今晚7点如何?
--
她5分钟后回复了,就一个字:好-

-偶也!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在那里等着下班-
-
那天晚上,我和老娘说朋友找我出去大牌,吃好晚饭,一下子溜出了门。跑到她家,刚要敲门,就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手一推就能打开,我进去了,心里那个激动啊,比上一次还要强烈。上一次带着罪恶感,而这一次确是带着强烈的占有感。-
-
我走了进去,刚走到沙发那里就看到了她,刚想一个饿虎扑食,没想仔细一看,边上还有一个黄毛,要死就是那个x s l。他来干我仔细看了看黄毛,-
黄毛看上去也差不多三十多岁的吗像,带着一根金项链,穿着一件T恤什么?来请我吃生活还是3p?我一下子蒙了。-

-蕾就说话了:LL,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阿肖,我以前的男朋友。-
-
我听了一惊,吃回头草啊,心里想个则女您拉搜饿,我么想法了。-
她继续说:昨天晚上想请你来的,没你手机,只好发邮件给你了,他昨天也在这里,今天正好说你来我就把他一起约来了。-
-
她说:因为阿肖是弄投影的,正好我老公到国外去了,他也喜欢看电影,我也想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弄一个投影系统,但是我问了外面的人,他们报价都很高,想到阿肖,就让他来帮帮忙,看看是不是有便宜的。但是我老公是醋坛子,怕他生气,所以只好偷偷的来了。
--
说完她笑了笑,但是我感到这种笑里透出了几丝嘲笑,愚弄,还有威胁,我站在那里不作声,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个时候黄毛说话了:小兄弟,小蕾和我说你懂一点电子东西的,她自己不会弄,以后我来弄么不大方便,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我把投影系统教会你了么,以后你教他老公,我也不管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当初错怪了蕾了,是庆幸还是后怕,现在品味起来我也不知道。那天黄毛教会了我怎么用投影,怎么弄幕布,怎么调试等等,我学的倒是挺快。8点半的时候,黄毛站了起来,他和蕾说:老婆晚上还在家里等,回去了。 蕾就把黄毛送了出去,而我傻愣愣地站在了蕾的客厅里,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
第8章 -
送完了黄毛回来了,看我站在那里就说:LL你坐下。说着她帮我倒了一杯水,接着说:今天叫你来就是这个事情。-
-
这句话说着让我感到从背脊上传来了一丝凉意,这杯水我是随便怎么也不能喝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情况。蕾一把拉过我的手,我感到她的手心很软,绵绵地让人很舒服的感觉,我抬头看了看她,只见她脸上又浮出了那一阵绯红,淡淡地笑容,好像开了一朵梅花一般。两个眼睛水灵灵的,蕴含着几分娇媚。-

-不知道TF们有没有那种心头一颤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就是那么打了一个冷颤。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小蕾,我喜欢你。-
-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怎么会说这句话,本来是很简单的肉体问题,到后来怎么会上升到情感层面了,这个要出事情的,我第一反应时被爹娘知道了要打断脚骨的。谁知我这句话一说出口,她就一下子扑到在了我的怀里,带着哭腔说:LL,你能帮帮我么?-
-
哪能了,我心里想,要问我借钞票啊?要西,我钞票都给我老头子拿过去炒股票了,我哪里有钞票啊,接着又传统性的kds思维方法,要么去捐精赚钱……反正思路很乱啊,好像无数根b毛混杂在一起,怎一个乱字了得。我又听她说下去:LL,你能帮我么?帮我保守这个秘密,解决这个秘密!-

-我听了心里有点糊涂:什么秘密?-

-她说:就是你发电子邮件威胁我的那个啊!
-
-我越来越糊涂,不是黄毛的事情么,这个秘密有撒好保守的,至于这么样发嗲么?于是我故作镇定:没问题的,事情说清楚就好了。
--
蕾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好吧,我把事情说清楚,你上次看到来我家的是我的董事长,他一定要和我那个,不然就让emma做经理,为了财务经理的那个位置,我只好……
--
说完她又哭了,我心里想,天哪,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原来不是黄毛的那个事情啊,我一下子又混乱了起来。
-
-蕾做在沙发上一边抽泣一边说:事情是这样的,公司的原来的财务经理走了,需要有人顶提上来,做上海区域的财务经理,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一个是emma,emma在公司做了5年了,老员工了,我在这里做了2年,但是我比她有能力啊。有一天老板和我说:cissy,其实我也想让你做经理的,但是要看你表现了。我知道的,老板这个人口碑不大好,特别是还在苏州、杭州有2个小老婆,我知道她说话的意思的,但是我还和他装傻。一个月前,老板带着我们出去唱歌,也许多喝了几杯,他开始对我动手动脚起来,我当时就走人了。后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老板的助理小孙和我说,老板昨天不高兴,最好我去赔礼道歉。我心里想,房子贷款还有20W,我老公那个书呆子一个月也没多少钱,我没工作可不行啊,于是只好去了。唉,羊落虎口。
-
-她说完又哭了,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好歹蕾现在也暂时做了我的女人了,怎么能这样被人家欺负呢,不可以的,蕾又继续说:于是那天他在办公室里就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给他摸了摸,唉"我很难过啊。接下来一个礼拜,hr那里就叫我去,说工资上浮15%,我听了心里有些高兴,也有些不高兴,我不知道我以后是不是一直要给那个老色鬼弄。LL你知道么,那个老色鬼女儿都18岁了,头发都没了,还这么好色。
-
-我听了说:小蕾,你不要叫我LL了,你就叫我阿L吧。她说好,我心里在想蕾又接下来说:终于一个礼拜前老板和我说,公司要订财务经理人选了,你看着办吧。我说,那你怎么看呢?老板说,我看你不错的。我出了他的办公室,他的那个很恶心的助理小孙给了我一个包裹,让我回家打开来。我回到家打开一看,唉,是一套透明的内衣,我脑子嗡的一下。蕾继续说了下去:晚上9点的时候老板给打电话给我,问我好看不好看,我支支吾吾说好看,他在电话那头和色狼一般大笑,接下来说,他就在我家楼下,想来喝杯茶。-
-
我睁大眼睛问:你们那天晚上真的发生了?
-
-蕾泪眼朦胧地看着我,一下子又哭了 -

-小蕾点了点头:那天晚上我就和他那个了。说完又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心里很是难过,心想我和他老板原来在一个“战壕”里工作过啊。虽然我上山时间很久,但是还是有着浓郁的处女情结,虽然蕾已是人妻,但还有那么点说不过去的感觉。-

-我说:小蕾,你准备怎么办呢?我怎么办?
--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唉,你先听我说,我和老板发生关系后的第二天他的助理,那个最猥琐的小孙就朝着我笑嘻嘻了,我知道他一定知道了发生的事情了,但是我一个女人能怎么办?难道告诉我的老公说我为了还贷款被老板强剑?我不好说了。
--
我急着问: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
她说:后来那个小孙竟然也敢在没人的时候对我毛手毛脚的,我气死了,跑到老板那里告状,老板听了把小孙骂了一顿。第二天公司便任命我做财务经理了,当他晚上老板又来了。
-
-我听了心如刀绞:那么之后呢?-

-她说:之后我接到了一封神秘的email,我不知道他是谁,连续发了好几遍,唉,原来是你,我一直以为是我们公司的那个小孙,他也想占我便宜,但是他这样威胁我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让我老公知道么?于是,我只好按照信里的说法做了,息事宁人吧。
-她偷偷地看了我一眼:唉,你比那个小孙长得好看多了,那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要反抗的,后来力气也没了。唉,是我不好啊,你还是个小孩子,我知道去年给你看到我和他在那个,一定给你有了不好的印象。唉,我一个女人啊。
--
她点了点头:我想你人慢热心的,估计是一时冲动,你还小了,不会太坏的,你说这个事情我能让谁帮忙?难道让我老公啊?本来想找阿肖的,可是人家是有老婆的人啊,我怎么说出口。
-
-我说: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办?-
-
她说:如果我老板一直这样威胁我,我日子没法过了,他这么好色,我老公知道了会怎么办啊?你帮帮我啊。
--
于是,我的脑海里形成了这么一个计划……
-
-
--
计划是这样的,控制与反控制,这是我们需要做的。现在小蕾由于工资问题被他们的秃头老板控制住了,那么我就要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计划真的很大胆,差点出纰漏,TF们,你们慢慢看下去。-
计划是这样安排的,我让蕾勾引这个老秃驴来蕾家,我事先躲好,然后让蕾和他O O X X,说这个计划的时候蕾又哭了,说自己不愿意被老头子再糟蹋,唉,没办法,我也难过的,但是只好先如此,为了最后的革命胜利,必须有所付出。蕾听了才点头
--
然后在他们O O X X的时候我就偷偷地拍照,主要是拍出他们的动态来,然后威胁老毕样子,把照片寄给老婆,让他以后不准骚扰蕾。我们看了下蕾的家里的环境,发现躲在衣橱里能能拍到床上的一举一动,我们就这么安排好了,蕾明天约老板,我事先躲起来,然后偷拍!
-
-当然,那晚我还是O O X X了蕾,让我黯然销魂,我感到那一晚我才真正的做了人。具体细节不做描述……反控制他的老板,怎么弄呢?-
-
第二天中午蕾给我发消息说她老板今天正好和她提出暗示,我说好,今天我先到你家去,安排好。我匆匆忙忙在家吃好晚饭就到家里去了,除了戴上了我的相机,于是我就躲进了衣柜,我日,6月份的时候上海有多少热,我终于知道了,虽然蕾的屋子里开了空调,但是衣柜里还是很热。我把相机设置成了无声状态,然后对好角度,留好好一条缝在那里等待着。
-
--

-蕾很紧张,时不时地过来和我说说话,她怕万一事情出问题怎么办,我说:不要怕,我们日后再说! 嘿嘿,这句话是山上的名言,但是她怎么能懂?当然也不能告诉她,只能安慰她。
--
我就等着,和一个人忍者一样等在那里-
……
-……
-我热死了
-……-
……-
蕾的电话响了,她和我说,她老板上来了,我说:好,我等着,到时候给他好看!-
-
只听门开了,我听到了敲门声,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没想到说的是外语,蕾怎么没和我说,她老板是老外,我心想麻烦了,老板是老外拍他照片也没用啊,给谁寄啊,我心里想,完蛋了完蛋了,该怎么办。我躲在衣柜里,给蕾发了条短消息:让老头子先去洗澡!-
-
蕾也有办法,把老头子脱光了塞进了浴室,跑到我这里来和我轻声商量,我和他说:老外怎么恐吓?她一下子傻了,没反应过来,要死了,她又要哭了。我忙稳住她:哭什么!想办法啊!蕾突然想到了,可以发给中国区的副总裁,她老板只是中国区的总经理啊。我说:万一副总裁和他一瓢货色怎么办?你又要被日了!她摇了摇头:副总裁是女的!-

-好!计划依旧,随着老头子洗完澡,关了水龙头,我的心开始揪了起来,我感到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我要不行了。 -
-
-
-
我透过柜子的门终于看到了蕾的老板,蕾的老板长得不是很高175的样子,头发没多数了,剩下来的都是银色的了,看上去有55岁左右,一-

-股外国人的体味很浓,我想真难为蕾了。他上身全是胸毛,密密匝匝的,肚子很大,好像个啤酒桶一样。下身围了一条浴巾,肚子上的赘
--
肉被浴巾一勒,更是“硕果累累”。-

-他的手很大,一把抱住了蕾,蕾有些挣扎,但没有办法挣扎,他去吻蕾,蕾册开了头,我趁机拍了一张照,只看到老头色眯眯的样子抱着
-
-个女人。蕾一挣扎,老头动作一大,哗啦,他的浴巾挣开了,掉了下来,。。。。
--
-
但看见蕾把身子蜷缩了起来,我忍无可忍了!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有尊严的男人,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

--
-
-
我打开了衣柜的门,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老头看到突然冲出来一个男人很吃惊,只见我右手拿着电蚊拍,左手拿着以前在山上买的甩棍。-

-Who are you?老头扭过头来惊恐地看着我。-

-我大吼一声:我那爸爸! 我说完抄起甩棍就往老**子身上抽,老头子痛了叫了起来,这个时候蕾蜷缩成了一团躲在了床的一角。我用甩棍-

-一阵狂抽,老头子穷叫了,突然他站了起来,只见肥硕的一团肉向我砸了过来。我突然用电蚊拍,好像阿加西底线抽球一般向他的j j挥去-

-。
--
顿时人痛苦的弯了下来,抱住自己的j j,我一不做二不休,拿起甩棍对着他的脊背猛抽,老毕样子又叫了,我说:fuc k your family!老-
-
毕样子听了狂说:sorry sorry
--
老毕样子这次看到我算是怕了,手抱着头也蜷缩在了那里。我说了:I made photo when you fuc king, you have 3 choices.老毕样子抬-
-
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说:1 is cut your dick ,2 I send the photo to your ceo,3 leave cissy forever and can’t touch her ,but -

-keep her position! Understand?-
-
老毕样子在那里不说话,我又把电蚊拍拿过去,对着他的背脊电了一下,老毕样子吓了一跳,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所措。他颤颤巍巍-
-
地说:3. 我说:repeat again!他说:leave cissy alone ,keep her position.-

-我得到了我要的答案了,看到蕾那惊恐的眼神中流露出了那种对英雄的赞美,我感到自己的高大和伟岸。我把浴巾扔给了老毕样子:get
--
away now! 老毕样子吓死了,我看他围上了浴巾,逃到了客厅里面穿衣服。我看了蕾一眼,我知道,我真服了她。
-
-那天晚上,虽然我们没有做爱,但是她抱着我,我们两个沉默无语,我爱上她了么?我不停地问自己。
-如何区分性和爱,我觉得这个很难,其实说感情,我对蕾会有撒感觉呢?无非是肉欲,但是经过了这么一个事情之后我感到不仅仅如此,-
-
在她身上我能感到一种体温,能感到一种安静,能感到一种厮守的感觉。虽然这样的感觉有些飘渺不羁,但还是真实地在我面前出现那天-

-晚上,我在床上睡得很香。很踏实。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收到了蕾的一条短消息,说了今天看到她老板了,脸上有一条印子,估计是昨天被我打的。我问她,老板看到她有什-
-
么反应?蕾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各自忙各自的。我心里的石头放下了。我说:今天晚上到你家来吧。她说不用了,今天晚上她-
-
在家做做家务,已经好几天没有打扫了,约了明天晚上见。-

-又是正常的一天,晚上下班到家在桌上吃饭,老娘发调头了:LL,最近看你心神不定,一天到晚往外面跑,是不是噶朋友了?
--
我听了差点把饭噎住:撒么四啊,阿里有女朋友啊,要么弄帮我介绍啊。
-
-我娘眼睛一咪:对了,拿小钟阿姨帮弄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安排了明朝夜里阿拉到徐家汇那里的必胜客碰头,到送光阿拉看看叫,到底小
--
姑娘哪能,听说小姑娘吗想蛮好饿,大学刚刚毕业,现在了还一噶公司桑般。明朝弄穿了好一点,五班直接其,阿拉了海必胜客门口碰头
--
,六点半!
-
-我听了彻底么想法了,个及好了,明天和蕾约好怎么又有个相亲,我没相过亲啊,这是第一次,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惆怅,发晓得哪能办好
--

--
第二天我上班的时候和蕾发了消息,说今天晚上公司要加班来不了了唉,那种失落我没话说了。
-
-下班我兴冲冲地跑到了徐家汇,老娘早就在那里等了,看见小钟阿姨和传说中的相亲对象还没来,心里有些着急。过了10分钟,他们终于-
-
来了。
-
-小姑娘看上去满清秀的,1米65的个头,长头发大眼睛,皮肤很白,让人感觉像林妹妹,但是看了下胸部,唉,估计只有a cup,那种剧烈-

-的心理落差让我气馁不已,但还好,面孔和身材都不错。人家和我介绍,小姑娘姓刘,我想满搞笑的,我叫LL,蕾也是L,刘也是L,搞笑-

-啊。-
-
互相介绍认识了,介绍人和我妈都走了,我带这小姑娘去吃了饭,发现两个人工作的地方很近,走过去就15分钟的路,互相感觉不错,小-

-姑娘很单纯,也满文静,两个人临走了还留了手机号码。
--
事情就是这样子,好事情和坏事情都喜欢成双成对的来,时间过了很快,就这样我一方面拥有蕾,一方面还和刘姑娘在谈朋友,相得益彰
--
。刘姑娘那里我的进展很快,由于工作地方很近,经常等他下班,我们第二次见面就拉了手,七月初就和她有了kiss,我有时候会在脑子-

-里y y,如果刘姑娘有个双飞就好了。唉,在那段时间除了上班上kds,晚上基本没空,要么是和蕾去X X,要么就找刘姑娘约会。我老娘也-
-
满开心,觉得我长大了,谈朋友了,吃饭的时候还和我老头子说:最近我们节约一点,给儿子买套房子,好结婚。我听了昏过去,这么早
--
谈这个事情。
-
-纸包不住火,我知道我在谈朋友的事情蕾迟早会知道。有一次在和她缠绵的时候刘姑娘给我打来了电话,她的电话我不能不接啊,只听她-
-
说:阿L,你在干什么,我想弄了。要西,我听了心头一颤,虽然身下和蕾正在做着剧烈的运动,但还是要和她说话啊,我一边在那里运动
-
-着,一边上汽不接下气的和刘姑娘打电话,唉,作孽啊!-
柳姑娘问我:弄哪能说话噶伽猎啊。我说:我在跑步。她说:那么停一下好了。我说:停不下来,我跑好了再和你打。 说着,我不由自主
--
地说了一句:乖囡,等一些哦。这句话被蕾听到了,女人先天的神经质爆发了,虽然她也知道和我是露水夫妻,但是听到我这句话还是有-

-些生气她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拿过来一条毛巾毯就裹在了自己身上。我问她:怎么了啊?
--
她说:你有女人了!
-
-我想抵赖,但是我知道这个没有用的,只好和她说了实话。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说的千真万确,不仅下面流水,上面也喜欢流水。她听
--
了眼睛一红开始哭了,我心想哭个头啊,我又不是你老公,我谈朋友啊。但是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不能说,只能哄着她说是父母给-
-
介绍的没办法之类的。
-
-自然,30多岁的女人和20多岁的没法比,怎么哄也不听,随便哄了几句也听不进去,唉,这种感觉不知道TF有么,X了一半不X了,ong总啊-

-!回到家难过死了,肚子疼起来了,不知道什么情况,吃了几片药都没效果,后来上网一查原来说是j y产生了,但是没有排掉,在前列腺
--
里导致的疼痛,时间长了会有前列腺毛病的。-
两个女人都要安慰,我先给刘姑娘打了电话,原来她和她老爸吵架了,心里不开心了找我倾诉,打了一个多小时,打电话真累,比打炮还
--
累,打完她的电话我又给蕾打电话,她好像心情好点了,在那里一个劲的骂我,见鬼了真是的。她突然和我说:你下来吧。-
她知道我要来门都不锁的,我推门进去,把门关上,什么情况啊,怎么屋里一片漆黑,灯都不开一个,省钱啊。
-
--
和蕾发生关系了有一段时间了,那种新鲜感已经没有了,但是这样的生活却是那样让人痴迷和期盼与害怕。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说喜
-
-欢,刘姑娘才是我喜欢的女孩子,简单、可爱,仿佛不懂人事,很天真。我问她怎么会来相亲,她说:叫我来我就来了。
-
--
我在kds上发过鉴定帖,TF们都对这样的姑娘表示羡慕,她以前谈过恋爱,不过只是一阵无花果。她喜欢拉着我的手走在路上,什么都不说
-
-,只是那种淡雅宁静地感觉。如果说蕾是火,那么她就是水。蕾性如火,她淡若水。和蕾X X要花很大力气,那对伊丽莎白和丰满的臀部都-

-是份量啊,特别是做高难度动作的时候,总要花一点力气。而刘姑娘呢,她喜欢在外面坐在我的腿上,她很轻,然后钻进我的怀里说悄悄-

-话。
-纯洁的女孩其实比那些*****更加容易被骗
--
-
夏天,姑娘总不可避免的穿了比较少,我好几次和她走在路上总无意之间能看到她的那一对可爱的胸部,虽然看到过、把玩过大了,但是-
-
对刘姑娘,我还是心存幻想,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驱使着我,我无数次假想着和刘姑娘O O X X的想法,甚至是和蕾在一起左爱的时候,我-

-都幻想着身下驾驭着的是刘姑娘。-
-
左手是爱,右手也是爱,我该如何取舍?我想有的话是该和蕾说说了。
--
-

--
那是7月底,上海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大雨,那天晚上我和蕾约好去她家。我是做地铁上下班的,所以到家很早,而蕾呢,她是开车
-
-上下班,所以那天她堵在了路上,她在路上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有可能要晚到家了,让我重新安排一下时间,我说你先回来再说吧。
-
-
-我吃完了饭站在阳台上抽烟,想着今天晚上的活,不知道个则女您又要撒花头精了。窗外风雨交加,时不时电闪雷鸣,我想这下不知道她-

-什么时候能到家了,我发了条消息给她,她很快回复了:她堵在平常开车要30分钟的路上,我估计2个小时能回来就不错了,我回了他一条-
-
:今天就算了吧,改日。没想到消息发过去不到5秒钟,她就打了个电话回来了,电话接起来,我还没说话,她就在那里叫了:是不是晚上-

-和你女朋友有活动啊,嫌弃我了是么?你什么意思啊!-

-
-我听了一下子火大了:抓拉!哪能拉,你这么长时间有撒办法! 我发后了,用上海话说了。-
没想到她听了更加有理由:你一定是和你的那个小姑娘在一起了,你不要我了对么?你这个两面三刀的人!-
我决定今晚就和她摊牌:小蕾,我还是等你的,你今天晚上回来,我有话和你说,你到了给我打电话。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想着今天-
-
晚上和她说的。
-
-其实我也不舍得和她彻底分开,但是为了以后我的生活,为了刘姑娘——这个我珍惜的女孩子我必须要和她说清楚。不能让女人牵着我的-
-
鼻子走!-

-她到家就给我打电话了,大概是晚上9点左右的时间,比我当初料想的还要晚,裤子已经卷了起来,看上去狼狈的很。我进了她的屋子就看-
-
到她在换衣服,脱掉了被水溅湿的白色真丝衬衫,里面是白色的胸罩,两个白色的伊丽莎白抖抖地在那里跳跃。她看我进来了,向我笑了
--
笑:我对你电话里太凶了,你过来抱抱我。-

-我一听,又是糖衣炮弹,但是她的话还是让我失魂。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双手抱在了她的腰上,她勾住了我的头,把头放在了我的肩
-
-头,斜斜地靠在那里,而她的那股体香又不断地钻进了我的鼻子我不断告诫自己,今天要摊牌,要摊牌。唉,男人是柔弱的动物,就好像
-
-钢铁一样,看似坚硬,但还是能被滴水所腐蚀。 -
-
-
-
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抵御她的诱惑,我还是和她发生了关系。那天晚上虽然有些疲累,但是两个人都很进入状态,也搞得她把床垫都弄湿
--
了,完事后我躺在床上,抱着她,看着她潮红的脸庞,狠了狠心,开口说了:我要和你谈一谈。她睁大了眼睛俏皮地看着我:干嘛?-
-
我坐了起来,和她说: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清。你是已经结婚的人了,我也有了女朋友,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能怎么发展下去。我
-
-想如果一直这样,总有一天要出问题的。这样对你我都不好。-

-西宁饿,我说完了,个则女您又开始哭了,我受不了了,我抱着她:小蕾,我是喜欢你的,喜欢你可是不能伤害你啊。
-……-
那天晚上,我们俩说了好多话,但是千言万语只有一句:FINNISH。我和她算是分手了。-

-
--
我有些沮丧,说实话,这样一个天生尤物谁也舍不得,但男人么,要拿得起放得下。就这样我基本上开始了新的生活,没有了蕾的生活,
-
-当然,我又要开始“1944”的生活了。每天上下班路过402的门口总有那么多眷恋和不舍,甚至有时候会站在阳台上抽烟看看她在家干嘛,-

-还会看看她晾晒在阳台上的内衣裤,想着她的体味。唉,我怎么了。-
-
还好,我和刘姑娘已经到了热恋的阶段,差不多可以抵消掉我与蕾的那些情感。上班的时候我们通过msn聊天打趣,晚上下班的时候,我都
--
会到她上车的车站陪她等5分钟车,然后亲一下,看着她上车;晚上还和她视频聊天解闷;陪她网上下愚蠢的飞行棋,帮她一起吃人家的棋
--
子;陪她打80分,一边作弊一边大笑;到床上睡觉了还和她发短消息聊天,天知道哪里有这么多的话来和她说的;双休日陪她逛逛商场或
--
者书店,吃一些可爱的小吃,女孩子很好,都不要我出钱,我买东西她还帮我付钱……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哪里修来的福气,连我一贯挑-

-剔的老娘也说: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就满好的,我也满喜欢的。
--
终于我的生活走出了混乱,走上了正轨。
-上个月十号礼拜五,晚上吃好晚饭,我老爸放下筷子说:LL,我们谈谈话。站在阳台上,他发给我一支香烟,要死了,老爸给我发香烟一-

-定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只听他说了:LL弄啊是成年人了,照道理刚老多四体阿拉是发要管发要操心饿,但是现在个则世道还是满乱饿,小-
-
年轻撒啊发小的,乱搞八搞,阿拉啊满担心饿,阿拉铺弄组瓦斯体。
--
我越听越糊涂,不知道老头子在说什么东西,他接着说:弄本质是蛮好饿一饿小宁,阿拉晓得饿,但是了海男女问题搞头弄要清桑点,弄-

-发要了海个总问题高头搞发秦桑。弄组饿四体我高拿老娘才是晓得饿。我啊有年纪轻饿送光,我啊晓得饿,有总四体并发老饿,但是并发-
-
老哈要并老!-

-我心里想,完蛋了,老头子都知道了,个及走特了,发晓得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